买来“微信语音包” 大叔变声萌妹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大发排列五

  微信里让他发语音的萌妹子由于或者另两个多 使用了语音包的大叔,近日,一则“10元可买上千条微信语音包”的消息引发前女网友热议。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多家网络平台和社交平台中检索,发现若干销售“微信语音包”的商家,且售价大多在几十元,有的语音包月销量由于近千笔。

  北青报记者购买语音包服务后发现,使用语音包服务时要下载专门的软件,语音包含晒 多条与“红包”相关的语音。卖家还在销售中称由于买家将语音包用于非法用途,卖家拒绝担责。律师表示,语音包我我觉得或者 完后 被包装成娱乐工具,实际上在其制作、售卖和使用中都由于处在违法风险。

  网上售卖微信语音包

  10月20日,北青报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上以“语音包”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发现相关商品多达数3个,售价从1元到80元不等。北青报记者选用了其中一款月销已900多笔的“语音包”向商家进行咨询,商家表示目前店里的微信语音包有两档,一档是25元,含晒 1800多条来自不同人的语音,另一档是80元,含晒 上千条同另两个多 人的说话和清唱歌曲的语音。“目前商品只支持安卓系统,苹果苹果苹果苹果手机手机无法使用。”该商家客服表示。

  刚刚,北青报记者购买了一款25元的“语音包”,经过一系列设置,在安卓手机的微信中便经常老出了该软件的插件界面,在界面中时要搜索刚刚发送的语音内容并发送出去。多位接收者告诉记者,语音与真人发送的质量没办法 明显区别,先要辨认。

 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在购买的语音包中以年轻老婆声音为主,主或者日常交流用语,其中时会多条与“红包”相关的语音。在购买前商家还向记者发来一份“使用规范和要求及免责声明”,声明中称,严禁用作非法用途,一经发现回收软件使用权,且由此产生的后果由使用者或者 人承担,与店铺无关。

  除了语音包,还有每项商家在微信公众号、QQ群中售卖微信“变声器”。“变声器”声称除了能发送语音包以外,时要进行实时的变声防止,售价则在80元左右。

  变不法分子伪装工具

  在多款“语音包”产品的买家评论中,或者 买家表示,购买语音包是为了“整蛊”“逗”大家。北青报记者也注意到,在不少直播平台中,时会主播在直播和短视频中利用语音包整蛊前女网友。或者,时会案例显示语音包的使用常常超过了“娱乐”的范围,变成了不法分子的伪装工具。

  2019年7月,湖北丹江口检察院微信公众号披露,朱某在网络游戏中认识被害人小军,朱某将或者 人的微信、QQ号均伪装成老婆,编造“白富美”的身份,两人调慢发展为网络恋人关系。在网络交往中,小军通过微信、QQ转账的办法向“女友”朱某转款78780元。

  然而,因“女友”(被告人朱某)不刚刚视频、语音、电话,小军时常在网络游戏中向被告人罗某诉苦。而罗某则“顺水推舟”选用隐瞒或者 人的男性身份,以老婆的身份与小军聊天。罗某先后以手机配置差、没钱吃饭等为由骗取小军18380元。最终,小军察觉被骗并报警。警察调查发现,骗走小军近116万元的两名“女友”我我觉得时会老婆。

  2019年7月,宁波网警也在微信公众号披露了同時 利用“语音包”进行诈骗的案件。男子邓某通过某社交软件,注册了多个老婆账号,以提供特殊服务为由换成了多位男性好友。刚刚,邓某通过微信语音包中的老婆声音和受害人聊天骗取受害人的信任,并要求受害人向其汇款。直到民警在邓某的暂住房内将其抓获,邓某已成功诈骗了7000余元。

  制售使用均存违法风险

  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常莎告诉北青报记者,微信语音包我我觉得或者 完后 被包装成娱乐工具,实际上在语音包的制作、售卖和使用中都由于处在违法风险。

  常莎表示,在语音包的制作中,由于声音是由电脑合成但模仿了他人尤其是社会公众人物的声音,在未取得被模仿者同意的前提下,涉嫌侵犯他人的人格权利,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。若该语音包处在侮辱他人的内容,则由于构成损害他人名誉权,应承担停止侵害、赔礼道歉、消除影响、恢复名誉、赔偿精神损失等责任。

  一旦有不法分子利用语音包进行诈骗,售卖语音包的商家或者 要都能免责。“若卖语音包的行为人与买方有利用该语音包诈骗的共谋,或者利用该手段使他人受骗而交付财物,则涉嫌构成诈骗罪共犯。若卖方与买方未产生共谋,则应由实际实施诈骗罪的行为人承担相应刑事责任。若该诈骗手段针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,即使未产生实际受害,根据相关规定该行为亦涉嫌构成诈骗罪(未遂)。”常莎说。

  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李卓雅 统筹/池海波